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赏析要不太一样的就这一句,特殊一点。不要太流行的说法。

来源: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:作业帮 时间:2024/04/24 14:10:22
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赏析要不太一样的就这一句,特殊一点。不要太流行的说法。

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赏析要不太一样的就这一句,特殊一点。不要太流行的说法。
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赏析
要不太一样的
就这一句,特殊一点。不要太流行的说法。

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赏析要不太一样的就这一句,特殊一点。不要太流行的说法。
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①.窈窕淑女②,君子好逑③.(一章)参差荇菜④,左右流之⑤.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.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⑥.悠哉悠哉⑦,辗转反侧.(二章)
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.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.参差荇菜,左右芼之⑧.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⑨.(三章)
①关关,毛传:“和声也:”雎鸠,鱼鹰:牛运震曰:“只‘关关’二字,分明写出两鸠来.先声后地,有情.若作‘河洲雎鸠,其鸣关关’,意味便短.”
②毛传:“窈窕,幽闲也.淑,善.”《九歌·山鬼》“子慕予兮善窈窕”,王逸注:“窈窕,好貌.”
③君子,朱东润曰:“据毛诗序,君子之作凡六篇,君子或以为大夫之美称,或以为卿、大夫、士之总称,或以为有盛德之称,或以为妇人称其丈夫之词.”“就《诗》论《诗》,则君子二字,可以上赅天子、诸侯,下赅卿、大夫、士.”“盛德之说,则为引申之义,大夫之称,自为妻举其夫社会地位而言.”逑,毛传:“匹也.”按好逑,犹言嘉耦.
④荇,毛传曰“接余”,其他异名尚有不少,李时珍云“俗呼荇丝菜,池人谓之莕公须,淮人谓之靥子菜,江东谓之金莲子”,等等.龙胆科,多年生草本,并根连水底,叶浮水上.自古供食用.陆玑曰:“其白茎以苦酒(按即醋)浸之,肥美可案酒.”近人陆文郁说:“河北安新近白洋淀一带旧有鬻者,称黄花儿菜,以茎及叶柄为小束,食时以水淘取其皮,醋油拌之,颇爽口.”
⑤流,毛传:“求也.”用《尔雅·释言》文.朱熹曰:“顺水之流而取之也.”
⑥思,语助词.服,毛传:“思之也.”《庄子·田子方》“吾服女也甚忘”,郭象注:“‘服’者,思存之谓也.”
⑦朱熹曰:“悠,长也.”按悠哉悠哉,思念之深长也.
⑧芼,毛传:“择也.”
⑨钟鼓,金奏也,是盛礼用乐.王国维曰:“金奏之乐,天子诸侯用钟鼓;大夫士,鼓而已.”按此诗言“钟鼓乐之”,乃作身分语.由两周墓葬中乐器和礼器的组合情况来看,金石之乐的使用,的确等级分明,即便所谓“礼崩乐坏”的东周时期也不例外.中原地区虢、郑、三晋和周的墓葬,已发掘两千余座,出土编钟、编磬者,止限于个别葬制规格很高的墓,约占总数百分之一.从青铜乐钟的制作要求来看,这也是必然——非“有力者”,实不能为.而这一切,与诗中所反映的社会风貌,恰相一致.
《关雎》是一首意思很单纯的诗.大概它第一好在音乐,此有孔子的评论为证,《论语·泰伯》:“师挚之始,《关雎》之乱,洋洋乎盈耳哉.”乱,便是音乐结束时候的合奏.它第二好在意思.《关雎》不是实写,而是虚拟.戴君恩说:“此诗只‘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’便尽了,却翻出未得时一段,写个牢骚忧受的光景;又翻出已得时一段,写个欢欣鼓舞的光景,无非描写‘君子好逑’一句耳.若认做实境,便是梦中说梦.”牛运震说:“辗转反侧,琴瑟钟鼓,都是空中设想,空处传情,解诗者以为实事,失之矣.”都是有得之见.《诗》写男女之情,多用虚拟,即所谓“思之境”,如《汉广》,如《月出》,如《泽陂》,等等,而《关雎》一篇最是恬静温和,而且有首有尾,尤其有一个完满的结局,作为乐歌,它被派作“乱”之用,正是很合适的.
然而不论作为乐还是作为歌,它都不平衍,不单调.贺贻孙曰:“‘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.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’,此四句乃诗中波澜,无此四句,则不独全诗平叠直叙无复曲折,抑且音节短促急弦紧调,何以被诸管弦乎.忽于‘窈窕淑女’前后四叠之间插此四句,遂觉满篇悠衍生动矣.”邓翔曰:“得此一折,文势便不平衍,下文‘友之’‘乐之’乃更沉至有味.‘悠哉悠哉’,叠二字句以为句,‘辗转反侧’,合四字句以为句,亦着意结构.文气到此一住,乐调亦到此一歇拍,下章乃再接前腔.”虽然“歇拍”、“前腔”云云,是以后人意揣度古人,但这样的推测并非没有道理.依此说,则《关雎》自然不属即口吟唱之作,而是经由一番思索安排的功夫“作”出来.其实也可以说,“诗三百”,莫不如是.
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”,毛传:“兴也.”但如何是兴呢,却是一个太大的问题.若把古往今来关于“兴”的论述统统编辑起来,恐怕是篇幅甚巨的一部大书,则何敢轻易来谈.然而既读《诗》,兴的问题就没办法绕开,那么只好敷衍几句最平常的话.所谓“兴”,可以说是引起话题吧,或者说是由景引起情.这景与情的碰合多半是诗人当下的感悟,它可以是即目,也不妨是浮想;前者是实景,后者则是心象.但它仅仅是引起话题,一旦进入话题,便可以放过一边,因此“兴”中并不含直接的比喻,若然,则即为“比”.至于景与情或曰物与心的关联,即景物所以为感为悟者,当日于诗人虽是直接,但如旁人看则已是微妙,其实即在诗人自己,也未尝不是转瞬即逝难以捕捉;时过境迁,后人就更难找到确定的答案.何况《诗》的创作有前有后,创作在前者,有不少先已成了警句,其中自然包括带着兴义的句子,后作者现成拿过来,又融合了自己的一时之感,则同样的兴,依然可以有不同的含义.但也不妨以我们所能感知者来看.罗大经说:“杜少陵绝句云:‘迟日江山丽,春风花草香.泥融飞燕子,沙暖睡鸳鸯.’或谓此与儿童之属对何以异,余曰不然.上二句见两间莫非生意,下二句见万物莫不适性.于此而涵泳之,体认之,岂不足以感发吾心之真乐乎.”我们何妨以此心来看《诗》之兴.两间莫非生意,万物莫不适性,这是自然予人的最朴素也是最直接的感悟,因此它很可以成为看待人间事物的一个标准:或万物如此,人事亦然,于是喜悦,如“桃之天天,灼灼其华”(《周南·桃夭》),如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”(《小雅·鹿鸣》),如此诗之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”;或万物如此,人事不然,于是悲怨,如“雄雉于飞,泄泄其羽”(《邶风·雄雉》),如“习习谷风,以阴以雨”(《邶风·谷风》),如“毖彼泉水,亦流于淇”(《邶风·泉水》).《诗》中以纯粹的自然风物起倡的兴,大抵不出此意.总之,兴之特殊,即在于它于诗人是如此直接,而于他人则往往其意微渺,但我们若解得诗人原是把天地四时的瞬息变化,自然万物的死生消长,都看作生命的见证,人生的比照,那么兴的意义便很明白.它虽然质朴,但其中又何尝不有体认生命的深刻.
“钟鼓乐之”,是身分语,而最可含英咀华的则是“琴瑟友之”一句.朱熹曰:“‘友’者,亲爱之意也.”辅广申之曰:“以友为亲爱之意者,盖以兄友弟之友言也.”如此,《邶风·谷风》“宴尔新昏,如兄如弟”的形容正是这“友”字一个现成的注解.若将《郑风·女曰鸡鸣》《陈风·东门之池》等篇合看,便知“琴瑟友之”并不是泛泛说来,君子之“好逑”便不但真的是知“音”,且知情知趣,而且更是知心.春秋时代以歌诗为辞令,我们只认得当日外交之风雅,《关雎》写出好婚姻之一般,这日常情感生活中实在的谐美和欣欣之生意,却是那风雅最深厚的根源.那时候,《诗》不是装饰,不是点缀,不是只为修补生活中的残阙,而真正是“人生的日用品”(顾颉刚语),《关雎》便好像是人生与艺术合一的一个宣示,栩栩然翩翩然出现在文学史的黎明.
蒹葭苍苍①,白露为霜.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.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.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②.(一章) 蒹葭萋萋③,白露未晞④.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.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⑤.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坻.(二章) 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.所谓伊人,在水之涘.溯洄从之,道阻且右.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让⑥.(三章)
①蒹,荻.葭,苇.多隆阿曰:“荻之高者不过五六尺,苇之高者至丈余;荻茎细如蒿梗,苇之大者则如小竹;苇之中实,荻之中空,二草之别在此也.”
②毛传:“逆流而上曰溯洄,顺流而涉日溯游.”
③萋萋,释文:“本亦作‘凄’.”张慎仪曰:“《说文》:‘萋,草盛也.”凄,雨云起也.’此诗应以萋为正字.”徐礅曰:“《四月》诗传:‘凄凄,凉风也.’《绿衣》诗传:‘凄,寒风也.’《蒹葭》当霜凝之候,凉风萧瑟,寒意凄其,既盛而将痱矣.”据此,是读“萋”,可以读出景象;读“凄”,则并景中之情,或曰视觉中的感觉,亦可解得.
④毛传:“晞,干也.”
⑤毛传:“湄,水赚也.跻,升也.”郑笺:“言其难至如升阪.”按湄,《尔雅·释水》:“水草交为湄.”李巡注:“水中有草木交会曰湄.”又毛传曰“水赚”者,胡承珙曰:“《说文》‘赚,崖也.”崖,高边也.’下文‘道阻且跻’,跻为升义,故此以‘水隒’见其高意.”
⑥毛传:“涘,厓也.”郑笺:“‘右’者,言其迂回也.”焦琳日:“道阻且长、且跻、且右,皆因溯游逆流之故,意中觉得必是如此,无认作真有别样阻滞也.”李九华曰:“《尔雅》‘小洲曰渚,小渚曰址,小沚曰坻’,皆绝小之称.”
读《蒹葭》会想到吴文英《踏莎行》中的“隔江人在雨声中,晚风菰叶生愁怨”.这原是梦窗词中的警句,而此中韵致总觉得是从《蒹葭》化出.然而《蒹葭》之好,后人究竟不可及.
序称:“《蒹葭》,刺襄公也,未能用周礼,将无以固其国焉.”真不知是从何说起.朱熹之解,稍得其意:“言秋雨方盛之时,所谓彼人者,乃在水之一方,上下求之而皆不可得.然不知其何所指也.”若赏鉴一派,说此篇则多有会心之言.如陆化熙:“通诗反复咏叹,无非想象其人所在而形容得见之难耳.一篇俱就水说,故以蒹葭二句为叙秋水盛时景色,而萧索凄凉,增人感伤之意,亦恍然见矣,兼可想秦人悲歌意气.‘所谓’二字有味,正是意中之人难向人说,悬虚说个‘一方’,政照下求之不得.若果有一定之方,即是人迹可至,何以上下求之而皆不可得哉.会得此意,则连水亦是借话.”如贺贻孙:“秋水淼茫,已传幽人之神,‘蒹葭’二句又传秋水之神矣.绘秋水者不能绘百川灌河为何状,但作芦洲荻渚出没霜天烟江之间而已.所谓伊人,何人也?可思而不可见,可望而不可亲.目前,意中,脉脉难言,但一望蒹葭,秋波无际,露气水光,空明相击,则以为在水一方而已.而一方果何在乎?溯洄、溯游而皆不可从也.此其人何人哉?‘宛在’二字意想深穆,光景孤澹.”“‘道阻且长’,‘宛在水中央’,皆可意会而不可言求,知其解者并在水一方,亦但付之想象可也.”
《蒹葭》不是写“遇”,如《邶风·谷风》,如《卫风·氓》,如《齐风·东方之日》,而只是写一个“境”.遇,一定有故事,境则不必.遇多半以情节见意见情,境则以兴象见情见意.就实景说,《蒹葭》中的水未必大,至少远逊于《汉广》.就境象说,却是天长水阔,秋景无限,竟是同《汉广》一样的烟波浩渺.“伊人”究竟是贤臣还是美女,都无关紧要,无论思贤臣还是思美女,这“思”都没有高尚或卑下的区别.或者,这竟是一个寓言呢,正所谓“连水也是借话”.戴君恩说:“溯洄、溯游,既无其事,在水一方,亦无其人.诗人感时抚景,忽焉有怀,而托言于一方,以写其牢骚抑郁之意.”诗人只是倔强于自己这一份思的执著,读诗者也果然觉得这执著之思是这样可珍贵.若一定要为“伊人”派定身分,怕是要损掉了泰半诗思,虽然诗人之所思原是很具体的,但他既然把这“具体”化在茫茫的一片兴象中,而使它有了无限的“可能”,则我们又何必再去追索那曾经有过的惟一呢

【原文】
关关雎鸠①,在河之洲②。
窈窕淑女③,君子好逑④。
参差荇菜⑤,左右流之⑥。
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⑦。
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⑧。
悠哉悠哉⑨,辗转反侧⑩。
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。
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⑾。
参差荇菜,左右毛之⑿。
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
【注释】
①关关:水鸟鸣叫...

全部展开

【原文】
关关雎鸠①,在河之洲②。
窈窕淑女③,君子好逑④。
参差荇菜⑤,左右流之⑥。
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⑦。
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⑧。
悠哉悠哉⑨,辗转反侧⑩。
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。
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⑾。
参差荇菜,左右毛之⑿。
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
【注释】
①关关:水鸟鸣叫的声音。雎(ju)鸠:一种水鸟。 ②洲:水中的陆地。 ③窈窕(yao tiao):内心,外貌美好的样子。淑:好,善。 ④君子:这里指女子对男子的尊称。逑(qiu):配偶。 ⑤参差(cen ci):长短不齐的样子。荇(xing)菜:一种多年生的水草,叶子可以食用。 ⑥流:用作“求”,意思是求取,择取。 ⑦寤(wu):睡醒。寐(mei):睡着。 ⑧思:语气助词,没有实义。服:思念。 ⑨悠:忧思的样子。 ⑩辗转:转动。反侧:翻来覆去。 琴瑟:琴和瑟都是古时的弦乐器。友:友好交往,亲近。 ⑿毛:拔取。
【译文】
关关鸣叫的水鸟,
栖居在河中沙洲。
善良美丽的姑娘,
好男儿的好配偶。
长短不齐的荇菜,
姑娘左右去摘采。
善良美丽的姑娘,
醒来做梦都想她。
思念追求不可得,
醒来做梦长相思。
悠悠思念情意切,
翻来覆去难入眠。
长短不齐的荇菜,
姑娘左右去摘采。
善良美丽的姑娘,
弹琴鼓瑟亲近她。
长短不齐的荇菜,
姑娘左右去摘取。
善良美丽的姑娘,
敲钟击鼓取悦她。
其实“好”确实应该念三声,就是我们现在的意思
关键问题在“逑”上
这里的“逑”通“仇”,我们现在仇作姓氏还念做求,仇在上古汉语中是伴侣的意思
所以这里“好逑”就是好的伴侣
现在再说“好”为什么不可能念做四声,如果稍微了解一些古代声韵学知识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疑问了
我们知道古代有些字可以破读,就是把原来的字念做去声(相当于现在的四声)之后词的词性或词义会发生一定的变化,如雨读三声与今同,读四声就是下雨的意思,再如衣读一声与今同,读四声就是穿衣的意思
这种破读的现象直到今天还有遗留,就比如说“好”,读三声是形容词,四声就是动词,现代汉语普通话里还有很多多音字就是这么形成的
但关键就是破读是怎么产生的
我们认为破读应该起源于南北朝(其实直到南北朝人们才知道汉语是有声调的),当时的教书先生为了教学方便就让学生用改变声调的办法区别词性(虽然当时还没有词性的概念,但是已有这种语言直觉)
这样我们就知道诗经著于南北朝之前,当时还没有破读这么回事,就不可能让“好”两读
《牡丹亭·闺塾》一出里私塾老师陈最良就把“好逑”解释成“好好的求她”,就犯了这种典型的错误,而实际上是汤显祖犯的这个错误
窈窕淑女
yǎo tiǎo shū nǚ
〖解释〗窈窕:美好的样子。美好的女子。
〖出处〗《诗经·周南·关睢》: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
〖示例〗因为在前边领路的那位~明明很从容地就走过去了。 ★萧乾《海外行踪》
君子好逑
jūn zǐ hào qiú
〖解释〗逑,通“仇”。仇:配偶。原指君子的佳偶。后遂用为男子追求佳偶之套语。
〖出处〗语出《诗·周南·关雎》: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《毛传》:“逑,匹也。言后妃有关雎之德,是幽间贞专之善女,宜为君子之好匹。”
贤慧美丽的女子,是君子好的伴侣。
这里的“好”应该读上声。逑,通“仇”。仇:配偶。原指君子的佳偶。后遂用为男子追求佳偶之套语。“窈窕”是个叠韵连绵词,是美丽的样子。

收起